传播文明
引领风尚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品读·人文>多彩潮州>工艺美术 > 许中淮:一锤一錾成就指尖艺术

许中淮:一锤一錾成就指尖艺术
发布日期:2019-11-08
来源:潮州文明网
[打印] [转发] 字体:[][][]

  古老的潮州城,传统手工业一度较为兴旺。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快速到来,机器的流水线取代了手工劳作,打金、打银、打铜等传统手工业行当日渐式微,同类行当一街罗列的繁盛不复存在。然而,今年39岁的许中淮在工作之余仍坚持着錾刻手艺,在他耐心地一錾一刻间,一件件铜壶制品呈现在眼前。

  “叮叮当当……”清晨的潮州义安路,金属敲击声格外的轻脆,那是许中淮在敲打着铜器。许中淮告诉记者,他的爷爷组建了金银合作社,父亲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习金银錾刻手艺,除了制作金银饰品,后来还钻研铜艺,制作各式铜壶与錾刻肖像。自幼耳濡目染的他与金属结下了渊源。“1999年,父亲让我跟着学习这门技艺,但是当时我有自己的工作,且不想拿铁锤过一辈子,对这门手艺并不待见。为了父亲一生钟情的技艺得以延续,最后我还是学了。”许中淮说,看着一块块铜板、银板在自己手中经过千锤万打,变成想要的器物,心中成就感满满。这听似枯燥的敲击声也宛如乐曲,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……

  “制作铜壶虽不如其他手工艺那般繁琐,但也是个精细活。”许中淮告诉记者,此种工艺要求操作者具备良好的综合素质,既要有绘画、雕塑的基础,又要掌握钳工、锻工、钣金、錾刻、焊接等多种技术。

  许中淮说,打造一把“一片造”的铜壶,首先需要把铜料烧红、等其变软之后开始捶打,如果冷却变硬了,就要“回火”后再打,循环反复,直至锻打出碗型,然后放置在工具上继续锻打十几万锤。整个壶身从一块3毫米厚的铜片打成1毫米厚,如果薄厚打得不均,还会把铜料打破。“打造一把铜壶,我觉得最难的是打铜壶的嘴,铜的延展性比纯银差,经过多次‘回火’,千百次的敲打拉伸,仍时常会发生开裂的情况。”许中淮说,壶身制作完成后,可用錾刀代笔在其表面錾刻。錾刻的工具约有几十把,基本上都是自制的。初学錾刻得先画稿,之后按照图纸錾刻图案。随着时间的积累和技艺提升,他只需要在脑海中整体布局,以刀代笔,下手时稳、准、快,便能錾刻出想要的图案。

  “手工铜壶制作耗时较长,普通铜壶大约2—3天制作一把,精品铜壶有时得2—3个月才能有一把。一个月大约能卖出7—8把铜壶。”许中淮坦言,他决心以年轻一辈的思想、行动,把父亲坚守了多年的手艺传承下去。随着政府的重视,媒体的推广,錾刻技艺得到了一定的保护。“但錾刻工艺的传承,多是以师傅带徒弟、口传心授、手把手教的形式出现,至今能够熟练掌握这门技艺的人日渐减少。”许中淮说,对于这一门手艺,他有着深厚的感情,只要他还能做便会继续坚持下去,若是有人真心喜欢这项技艺,他也愿意倾囊相授。

分享到:0